欢迎访问体育竞猜注册登录系统升级中,如果喜欢请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唐史大咖说“又见大唐”有多牛!辽宁朝阳在唐朝的地位可不低…

海外新闻 时间:2019-10-13 浏览:
唐史大咖说“又见大唐”有多牛!辽宁朝阳在唐朝的地位可不低… 10月7日,世界范围规模最大以唐代书画呈现大唐风韵的展览“又见大唐”书画文物展在辽宁省博物馆开展。 当天下午,两场高端学术论坛在这里举办,解读大唐盛世。辽宁日报记者在聆听学术论坛后,

  唐史大咖说“又见大唐”有多牛!辽宁朝阳唐朝地位可不低…

  10月7日,世界范围规模最大以唐代书画呈现大唐风韵的展览“又见大唐”书画文物展在辽宁省博物馆开展。

  当天下午,两场高端学术论坛在这里举办,解读大唐盛世。辽宁日报记者在聆听学术论坛后,先后采访了葛承雍、王小甫、王邦维三位主讲人,他们都是来自相关领域的学术权威,尤其在唐代历史与考古、丝绸之路研究等方面建树卓著。

  “‘又见大唐’兼具学术和文化价值。”三位唐史研究专家如是说。

唐史大咖说“又见大唐”有多牛!辽宁朝阳在唐朝的地位可不低…

  展览颠覆了三位主讲人旧有认知

唐史大咖说“又见大唐”有多牛!辽宁朝阳在唐朝的地位可不低…

  葛承雍: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原院长,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、特聘教授,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,西北大学博士生导师。学术方向为汉唐文明、丝绸之路、宗教文物、艺术考古、古代建筑。

  葛承雍在一个多月前听策展人说辽博要办“又见大唐”书画文物展,颇有疑虑,他知道举办这样高档次和大规模的展览有多难。但参观了高端大气的“又见大唐”书画文物展后,让他从心里对辽博、对辽宁刮目相看。

  在论坛上,王小甫主讲的题目是“从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”。贞观之治是唐朝初年唐太宗在位期间出现的清明政治、经济复苏、文化繁荣的治世局面。他认为,唐朝能实现贞观之治,取决于三点,一是汲取教训、拨乱反正;二是以民为本、克己自励;三是制度规范、政策合理。贞观君臣总结隋亡教训,进行了全面彻底的拨乱反正,实施三省六部制度,把政治生活中可能出现的失误降低到较低程度,为各项政策的全面推广和普遍落实提供了重要保证。贞观时期成为开启大唐盛世的重要节点。

  凡树有根,方能生发;凡水有源,方能奔涌。话锋一转,王小甫说,唐朝是中国古代历史中最具代表性的强盛朝代。由于唐朝对海外的巨大影响,在宋代时,“唐”就已经成了东南海外诸国对中国的代称。历宋、元至明,很多国家将中国或与中国有关的物事称之为“唐”。不仅以“唐”作为“中国”之地的代称,而且称中国人为‘唐人’。在世界各地,华人聚居区一般被称作唐人街,中国传统服饰被称作唐装。

  辽宁与唐朝丝绸之路直接关联

唐史大咖说“又见大唐”有多牛!辽宁朝阳在唐朝的地位可不低…

  王小甫:北京大学教授,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“世界一流学科建设”特聘教授,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。学术方向为中国古代史,尤其侧重隋唐史、中国少数民族史、中国与周边关系史。

  辽宁与唐朝有着怎样的关联?以往,辽宁以遗存的清代文化而闻名,而与唐朝似乎少有关联。葛承雍说,这是不了解唐朝文化背景而产生的一种错觉。其实,辽宁在唐朝处在国土疆域的边缘地带,特别是营州(今朝阳)是丝绸之路东延的重镇,丝绸之路的劲风也吹到了这里。“在我眼里,营州在唐朝就是现代的深圳。”葛承雍加重了语气。

  葛承雍分析说,唐朝的营州,北边是漠河,西北边是契丹,草原丝绸之路是从南边进入营州,经济贸易活动在当地产生很大影响,营州城里的驻军是唐朝的军队,而周边则是多民族区域,从考古发掘看,有东罗马金币、胡人陶俑、马和骆驼物件等,这些也表明这里是唐朝贸易的前沿地带,呈现繁荣景象。由此可见,唐朝丝绸之路不是与辽宁无关,而是有直接关系。我们在“又见大唐”书画文物展上已经看到了东罗马金币实物。

  那么,唐朝为什么会如此繁盛?葛承雍在论坛上主讲的题目是“唐朝的世界性”,他认为,唐朝繁盛与其世界性直接相关。唐朝吸引了邻近民族和各国人士蜂拥而至,不仅具有各国交流的“开放性”,更重要的是具有文明世界的优越性,诸如物质生活的富裕、典章制度的完善、中央朝廷的权威、军事实力的威慑、文学艺术的繁荣、科学技术的领先,甚至包括服饰发型的新潮,所以其能形成国际化的特性,影响和推动着周边各国和各民族的社会文化发展。葛承雍在论坛上提出,唐朝的世界性表现在10个方面,诸如允许外国人或异族人入境居住、允许外国人或异族人参政做官等。因此说,唐朝之所以成为中外学术界誉为“世界性”的超级大国,就是其在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文化、科学等方面的优越性,才能形成“盛唐气象”,这也是其世界性开放自信特征的基本原因。大唐盛世由此光耀古今,成就了中华文化的辉煌高峰,奠定了中华文明的国际地位

  品尝一道爱国主义文化盛宴

唐史大咖说“又见大唐”有多牛!辽宁朝阳在唐朝的地位可不低…

  王邦维:北京大学东方学研究院院长、教授,印度研究中心主任。学术方向为梵语与汉语佛教文献与文学、印度和中国佛教史、中印文化关系史。

  王邦维讲座的主题为“唐代中国与外部世界:前所未有的视野”,他认为,唐朝社会是开放的社会,唐代文化是开放的文化,在唐代中国在世界上能取得领先的社会文化成就,与这种开放有直接关系。唐代留下的文化遗产不但不能忘记,而且应该保护好、利用好,为今天的国家建设、外交活动服务。“在对玄奘与《大唐西域记》的研究中,我深切地感到玄奘不仅是西行求法的高僧,也是中外文化交流的使者,是中外友好交往的象征。《大唐西域记》既为唐初的皇帝处理西域的军政事务提供了重要信息,也为中国古代西域地区留下很重要的历史记载,成为这些国家今天了解自己历史的重要资料。”王邦维说。

  谈及“又见大唐”展览的观感,王邦维连说“非常精彩,非常精彩”。他说,辽博不仅把自己珍藏的唐朝文物展示出来,还通过一个很好的主题将国内多家相关博物馆、图书馆纳入进来,一起用书画文物回顾重现大唐盛世,这不是简单的展览,是带有丰富内涵的文化活动,与国内、国外同类活动相比毫不逊色。“我从事唐史研究很久了,但《簪花仕女图》《虢国夫人游春图》《万岁通天贴》《仲尼梦奠贴》等很多文物久闻其名、未睹其物,现在我都得以一一观瞻,实现了自己多年的夙愿,这对我今后的学术研究会有更多启迪和帮助。而对于更多的普通百姓来说,这是一种机会难得的精神文化享受。”